有一种感觉叫成长|有一种感觉叫做害怕

来源:医院工作总结 日期:2020-04-21 浏览:

【www.haomaoyi.cn--医院工作总结】

有一种感觉叫做害怕

  没经历过之前,永远不懂得害怕究竟是什么?它无影又无踪,只存在于自己的脑海,然而我们其实并未真正见过它。

  今年的十一我是在医院度过的,我本来是准备三十一号晚上坐便车回家的,三十号下午我逃了课在宿舍。

  大姨的电话就是在那个时候打来的,我挂了一次又一次,她打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又是我表妹,我发短信告诉大姨,我在上课,问她怎么了,她说母亲进了医院。

  我当时其实已经有些慌了,但那个时候那股子慌乱尚在可控制范围内,我开始收拾行李,然后找人帮忙顶课,因为第二天的课我们有一门课要结课,可是当我终于安排好所有事情之后才发现没有了车票。

  那天下午,舍友刚回来我就让她们帮忙定了车票,和另一个舍友一起的票,因为我们可以一起回去。

  只不过,她回家,我去医院。

  路上我有点晕车,所以下车后一直晕晕乎乎的,包括见到母亲的时候我也是晕晕乎乎的。

  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躺在床上,只是嘴唇小幅度的蠕动,我当时刷一下眼泪就出来了。

  趴在她床边,啜泣着出声,“妈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!”

  “你说话啊!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。”

  “妈,你说话啊!你理理我啊!”

  然而,不管我说什么,母亲都不曾开口,只是眼角一直在流泪。

  那时候,她还不会说话,连做个动作都很困难。

  过了好一会,她才终于伸手,手指动作有些僵硬的在我手上写着字,“我不想活了。”

  当时,我刚刚止住的眼泪一下子又迸发了出来,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,怎么会突然住院,怎么会突然说自己……不想活了。

  我只能哭着对她说,“妈,你不要这样,你还有我,还有弟弟呢,他还那么小,你还没看我找到工作,还没看到他结婚生子。”

  母亲眼角的泪从我刚见到她就从未停止流淌,父亲在旁边站着,眼眶也红红的,他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。

  下午,我们一起出去吃了饭,第二天,母亲的情况比第一天好了一点,虽然还不能说话,但是身体已经没有我刚回去的时候那么僵硬了,而且早晨她无意识的时候喉咙中曾冒出过一句话。

  所以父亲第二天便回了家,因为那天弟弟会回家。

  父亲回家后,医院里就剩下我一个人陪着母亲,那天下午大姨来了医院,只不过第二天早晨又走了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一直都是我一个人陪着母亲,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,她像个孩子一样,无缘无故就会生气,那天下午,我在病床后面和大姨打电话,我们说要给她在县里租个房子,让她照顾弟弟。

  主要是因为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家里,怕出了什么事没人知道。

  我打电话的时候她就不高兴,我挂了电话后她用手机给我打了一行字,“我没说不租了,我只是不喜欢别人安排我的生活。”

  我当时很生气,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她好,她为什么要这样说?

  之后她生气没理我,我也赌气没理她,好一会,我感觉不合适,抬头便看见她躺在病床上双手使劲抓扯着头发,我当时吓坏了,赶紧上前,一边扳开她的手,一边开口,“妈,你干嘛啊?你怎么了?”

  然而她根本不理我,只是依旧双手无意识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。

  甚至我拉她的时候她还使劲甩开我的手,那时候病房里只有我和母亲,还有隔壁病床上一个基本不吭声的老爷爷。

  我拉了半天,终于让母亲停止了这种自残般的行为。

  看见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我伸手想将她的胳膊拉平放好,然后给她盖好被子,可是还没等我动作,她就已经甩开了我的手,我以为她还在生我的气,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一直坐在床尾。

  因为母亲突然不理我的事情,我很难过。

  这是三人间的病房,另一个床位上的病人进来之后便坐在床边,突然她开口,“妮子,你妈怎么了?手一直颤抖。”

  我走进一看,我妈不知是怎么了,她眼睛睁的圆圆的,双手抱在胸前,一直在颤抖。

  我想要拉她的手,可是她很排斥我的靠近,我当时就哭了出来,一方面是因为着急,一方面是因为害怕,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委屈,我一直觉得她是因为生我的气才不让我靠近她。

  我最终还是握住了她的手,“妈,你怎么了啊?你别吓我啊!我错了,你说不租就不租好不好。”

  她依旧很排斥我,那时候,她已经没有意识了。

  还是临床的叔叔阿姨提醒了我,我呼叫了护士,然后颤抖着手出去在楼梯间给爸爸打了个电话,电话里,我一直在哭,我让他赶紧来,我一个人承受不住,我害怕。

  打完电话后我便进了病房,护士已经进来了,安慰我说没事,让我不要害怕,母亲一会就好了。

  临床的叔叔阿姨也安慰我,可是我又怎么能不害怕,哭着的时候舅舅突然打来电话,是我接的,他问我怎么了,我一直在哽咽,他突然就凶了起来,“哭什么哭,好好说你妈怎么了?怎么突然成这样了?”

  我当时直接吼了回去,“你要我说什么?怎么说?”那时候的我已经处于濒临崩溃状态。

  最后还是临床叔叔拿过电话帮我跟舅舅说了一下情况,让他们赶紧来,说孩子一个人在这里吓坏了。

  事实上,我也的确吓坏了。

  挂了电话之后,我很害怕,可是又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脆弱和无助。

  母亲还在病床上躺着,排斥所有人的靠近,我默默地退出,坐在楼梯间里,我再也忍不住,一个人哭了起来,我甚至都想打电话给舍友,因为她家离医院并不远。然而最后我还是忍住了,只是一个人在楼梯间哭了个淋漓酣畅。

  爸爸他们来的时候母亲已经好了,虽然还不能说话但是意识已经回归了,我问她,“妈,你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她摇头,我哭着又笑着说:“你刚才吓死我了。”

  她笑,笑容却是充满了虚弱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一直很小心,小心的不惹她生气,因为我怕。

  母亲的病是在四号好的,四号早晨起来她突然咳出了一个血疙瘩,然后便可以说话了,动作也开始不那么僵硬。

  可是我还是很怕,怕她哪一天突然就不会说话,怕她突然就不理我。

  那种害怕,只要经历过便再不会忘记。

  因为,它带给人的感觉太深刻。

有一种感觉叫温暖 有一种感觉叫充实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haomaoyi.cn/gongzuozongjie/22652.html